栏目导航

控制“非法占据目的”须考量五方面事实

发表时间:2019-01-26

  非法接受民众存款罪中,行为人对于别人“存款”,并无非法占有的目的;集资诈骗罪中,对于所融资金,行为人具有不法所有的用意。所以,两罪界分的关键在于行为人主观上对资金是否领有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”。

  第三,资金流向。资金流向与资金用途具备密切关系,两者常常是一体两面的问题。实际中,有时司法机关无奈查清资金的用处跟流向,对那些大量资金及其流向浮现“断崖式”消失或中断的案件,如果涉案人员无奈对此作出公平说明,那么可能考虑推定行为人主观上拥有“以非法据有为目的”。

  第二,资金用途。改变资金用途是集资诈骗犯法经常应用的手腕,只是对于改变资金用途的情形是否定定为行为人主观上具有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”,要留心辨别情形。由于,实践中改变资金用途的起因复杂,其后资金详细用途也各种各样。转变资金用途确切背离了老实信誉准则,违背了与出资者的合同约定,但诚实信用属于较高级别的法的价值,不能奢望身居保障法体系地位的刑法随意参加保护。包含集资诈骗罪在内的欺骗类犯罪的保护法益是财产权(主要是所有权),而不是单纯的诚实信用。也就是说,在行为只是单纯违反诚信而不侵害财产权的场合,非法占有目的没有存在空间。所以,司法实践中,对于行为人接收资金后,只是改变资金用途,但资金仍用于企业合法生产经营活动的,此时因为资金用于企业正当出产经营运动,自然不能理解为行为人非法占有了该资金,即便最终企业经营治理不善导致大批资金无法返还的,也不能认定为行为人非法占有资金;如果资金重要用于非法活动,按照《纪要》划定,应认定为行为人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”;如果资金进入本人或者别人个人账户,或者由个人操纵,主要用于个人破费的,该种情形也应依法认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资金的故意。

  假如融资名目系虚构的,或者所采用的融资模式不可能实现,在造成资金重大丧失的情况下,认定行动人主观上存在“以非法占领为目标”的可能性就高。

  相对于犯罪客观要件,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”属于主观要件范畴,深藏于行为人心田,司法机关不容易控制。为懂得决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”认定艰苦,2001年《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》(下称《纪要》)指出,金融诈骗犯罪都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犯罪。在司法实践中,认定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为目的,应当坚持主客观相一致的准则,既要避免单纯根据损失结果客观归罪,也不能仅凭被告人自己的供述,而应该根据案件详细情形详细分析。《纪要》还列举了可以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具体情形,包括行为人明知不偿还才干而大量骗取资金的,行为人非法获取资金后逃跑的,肆意挥霍骗取资金的等。除《纪要》规定外,司法解释和引导性案例也不乏波及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”的认定问题。

  (作者为武汉大学法学院教养)

  从刑法规定看,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集资诈骗罪的界限是比较明白的,只是实践中集资诈骗罪完全可以通过非法吸收公家存款的形式履行,此时两罪的分辨便成为问题。依据刑法第176条和第192条规定,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,指的是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法规,非法吸收大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,捣蛋金融秩序的行为,对于他人“存款”,行为人并无非法占有的目的。集资诈骗罪中,对于所融资金,行为人具有不法所有的用意。所以,两罪界分的关键在于行为人主观上对资金是否具有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”。

  概念的科学界定是准确适用法律的前提,懂得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”,首先必须留神的是:刑法与民法对于“占有”一词的含意不尽一致。在刑法上,非法占有为目的,系指不法“所有”的目的,恳求行为人主观上存在的是将他人的财物作为自己所有物进行利用、处分的意思或主观心态。在外延上,非法占有既可以为自己非法占有,也不打消为第三人非法占有;既能够当时存在,也可以事中形成。

  不能否认,现有规定对于清楚“以非法占据为目的”含意跟类型起到了主要作用,但绝对不拘一格的实际案例,既有的规定仍然有些顾此失彼,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”的认定思路与方法,需要在实践上进一步提炼。根据刑法、司法阐明和会议纪要等规定,笔者认为,对于企业融资中是否存在“非法占有为目的”的认定,有必要重点考量以下事实:

  盛行中的事物不免掺杂不道德甚至遵法犯罪行为。实践中,为了谋取非法利益,行为人有时假借企业融资之名进行守法犯罪活动,可能触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集资诈骗罪等。

        □融资实在性、模式与范围 □资金用途 □资金流向 □集资手段合法性 □事后立场与关联行为

  前述案件即属于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情势实行的集资诈骗犯罪。融资模式上,行为人超越营业执照核定的经营范围向社会融资,表现出了行为的非法性。特别是融资本钱远远超出企业正常盈利程度,企业畸形盈利无法支付融资全部本息,所融资金的损失和无法偿还是判断的、不可防止的;从资金走向看,涉案所募资金1700余万元均汇入杨某指定的私人账户,后由该账户陆续返还到陈某个人银行账户1600余万元,资金始终由陈某等个人控制;在资金用途方面,所募资金绝大部分由陈某用于循环融资与个人花费,并未实际投入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。根据以上证据事实,公民检察院和法院依法认定陈某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,构成集资诈骗罪,合乎刑法规定,证据是确实、充分的。

  第四,行为人集资手段合法性。相对于行为人采取合法手段融资而导致大量资金损失的情况,如果行为人运用非法手段集资,在造成大量资金损失的情况下,认定行为人主观上具有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”的可能性将大大提高。

  第五,事后的态度与关联举动。人的行为往往存在一体性,认定行为人主观上是否具备非法占有目的,有时离不开整体考察融资前后行为人的态度与关联行为。行为人融资后逃跑的;融资后抽逃、转移资金、隐匿财产,以躲避返还资金的;融资后隐匿、销毁账目,或者搞假破产、假倒闭,以回避返还资金的,对于上述情况,往往会推定主观上非法占有目的的存在,《纪要》对此作了明白规定。

  何荣功

  第一,融资切实性、模式与规模。如果融资名目系虚构的,或者所采取的融资模式不可能实现,比喻以明显不合理的高额成本为诱饵,融资本钱明显高于畸形企业盈利水平的,或者融资金额与企业实际所须要资金显明不相称的,在造成资金重大损失的情形下,认定行为人主观上具有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”的可能性就高。